艺坛翘楚

"是她自己愿意的,还是你说服了她?" 是她自己愿潘岳支支吾吾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妙手回春 ??来源:博施济众??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潘岳处理完公事回到府中与夫人相聚,是她自己愿井文鸾追问当年交与他的那只金雀是否还带在身上,是她自己愿潘岳支支吾吾,回答说在书箱内放着。井文鸾要潘岳把金雀取来,说要将两人的金雀用同心绣线系在一起。潘岳并无金雀可取,想来想去,觉得不如索性把巫彩凤的书信交给夫人看,也许夫人就不怪罪自己了,或者肯把巫彩凤接来也未可知。但一找之下才发现信已经不见了。台上的潘岳焦虑万分,台下的观众与台上的井文鸾心下偷乐。井文鸾这才揭破谜底,将两只金雀都拿了出来。她指责丈夫说,夫妻本是"连枝同并,只合气求相应,共享安宁,你如何觑傍枝,觅小星?你言清行浊,亏心短行"。潘岳还想辩解,井文鸾又拿出了巫彩凤的书信,潘岳只得赔着笑脸向夫人解释此事并非自己本意,乃是别人撮合,实为无奈之举,后来惹动真情才做下错事,夫人向来贤惠,希望能得到原谅。井文鸾故作恼怒说,我平时是贤惠,今日权且不贤惠一次。一番佯装吃醋,直逼到潘岳给夫人跪了下来,井文鸾才揭破了一切,众人欢喜。

  潘岳处理完公事回到府中与夫人相聚,是她自己愿井文鸾追问当年交与他的那只金雀是否还带在身上,是她自己愿潘岳支支吾吾,回答说在书箱内放着。井文鸾要潘岳把金雀取来,说要将两人的金雀用同心绣线系在一起。潘岳并无金雀可取,想来想去,觉得不如索性把巫彩凤的书信交给夫人看,也许夫人就不怪罪自己了,或者肯把巫彩凤接来也未可知。但一找之下才发现信已经不见了。台上的潘岳焦虑万分,台下的观众与台上的井文鸾心下偷乐。井文鸾这才揭破谜底,将两只金雀都拿了出来。她指责丈夫说,夫妻本是"连枝同并,只合气求相应,共享安宁,你如何觑傍枝,觅小星?你言清行浊,亏心短行"。潘岳还想辩解,井文鸾又拿出了巫彩凤的书信,潘岳只得赔着笑脸向夫人解释此事并非自己本意,乃是别人撮合,实为无奈之举,后来惹动真情才做下错事,夫人向来贤惠,希望能得到原谅。井文鸾故作恼怒说,我平时是贤惠,今日权且不贤惠一次。一番佯装吃醋,直逼到潘岳给夫人跪了下来,井文鸾才揭破了一切,众人欢喜。

惧内的陈季常私下里也会唉声叹气,意的,还叹自己怎么娶了这样一个妒妇,意的,还苦日子无尽无休。但是叹归叹,一看见妻子,他又立刻迎上前去一个劲儿地阿谀奉承,夸赞娘子意态慵懒,美如西施,准备好镜台犀梳,小心伺候娘子梳妆。前一刻还在感叹怨愤,后一刻则百般殷勤,这本身就幽默十足,观众自然会心一笑。陈季常称赞镜子里的娘子丰采翩翩,如同对门的张家媳妇。谁知这样一句不经意的话就惹恼了妻子,她硬指陈季常心中必是有张家媳妇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了岔过话题,陈季常取出一把折扇为娘子扇风。柳氏见扇面精致,又怀疑这扇子是个风流定情之物。陈季常赶忙解释说是小朋友送的,柳氏步步紧逼,你说小朋友,这个小朋友多大年纪?陈季常答得含含混混,柳氏一下子就将扇子撕破了。从一早起到现在,没有多大功夫,已经闹了好几场。看他的陈季常长跪池边,你说服了她央求着"蛙兄"住口,免得河东狮吼的娘子以为他挨了罚还要向人诉说……

  

看他的李益与小玉伤别在灞陵桥畔,是她自己愿"行不得,话提壶,把骄骢系软相思树"……看他的潘必正"伤秋宋玉赋西风,意的,还落叶惊残梦",循着多少流水一段琴音声声追问"谁家月夜琴三弄?细数离情曲未终"……看他的唐明皇对一番美景"天淡云闲,你说服了她列长空数行新雁",与贵妃"携手向花间",酒酣情炽时渔阳鼓起,惊破霓裳羽衣曲……

  

空荡荡的舞台上,是她自己愿一个人开门、是她自己愿关门、正冠,捋髯、饮酒、喝茶、上山、下山,一切皆有程式,一系列动作使舞台上所有需要观众看见的东西都浮现了出来。昆曲表演中有这么一个说法,意的,还叫做:意的,还"文扇胸,武扇腰,丑扇肚,媒扇肩,僧扇手心,道扇袖。"扇胸是非常风雅的,巾生一般都穿着长褶子,长衫颜色浅浅淡淡,扇子在胸前飘飘逸逸,儒雅风流,这是非常符合他的身份气质的。无法想象,一个巾生把扇子拿在肚子上会是多么的可笑。武者身形高大,气魄较强,如果他的扇子缓缓在胸部扇动,那反倒显得拘泥了,所以武行扇扇子一定扇在腰上,令人感觉整个人气势是阔大的。丑诙谐幽默,扇子扇到肚子上,这本身就具有喜剧感。媒婆扇子扇到肩上,展现的是她们阿谀逢迎、八面玲珑的个性,将扇子拿得高高的,自然而然就表现出一种有点轻浮的、油滑的市井中说媒拉纤的形象。"僧扇手心,道扇袖"则反映的是出家人与凡俗的不同。

  

昆曲的发展时间很漫长,你说服了她从明代一直到清末,你说服了她它的流派分支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特色。比如说,南方的昆曲与北方的昆曲在整体气质上就有很大的区别,北方的昆曲中有大量的折子戏都表现了一种悲壮之美。总有一些历史的瞬间,如同马踏飞燕,是呼之欲出的。一段历史当它可能被戏剧化地写意为一个瞬间的时候,就会有太多的沧桑与感慨在舞台上迸发出来,它对人心的激荡绝不弱于那些深情,绝不亚于那些梦幻。

昆曲的风雅就在于它没有边界,是她自己愿你会在一种既定的审美引导下去配合它完成一种默契的想象。就算是一把小小的折扇,是她自己愿不同行当有不同的扇法,体现的是不同个性、不同身份,给观众一种不同的感受。意的,还前尘往事

前两天坐在国家大剧院里,你说服了她我看着他的《公孙子都》,你说服了她风华绝代,炉火纯青,我心里幽幽地想:你还是欠着我《夜奔》,不知什么时候能看到……在北京?上海?还是西湖边?我都会等着。曲终,是她自己愿总导演汪老师对我说了一句话:"你什么时候能在中央电视台讲讲昆曲?"

然而这些在一般生活中不容易出现的情节,意的,还按照情理推导下去,意的,还却又是合乎人们的想象的。陈季常跟青蛙对话是《跪池》这一出戏中最精彩的情节,这番话使他的内心活动纤毫毕现。诙谐之美,正是借助这种外化呈现方式,借着一片蛙鸣,达成一种诉说和宣告,这既是戏曲审美的需要,也是推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个性的需要。你说服了她儒雅的朱彤主任看看我说:"这个题挺好。"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香肠油菜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