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市

"那为什么?"妈妈有些急躁了。 柳原用手抚摸着下巴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俄罗斯剧 ??来源:电影??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振保不答话,那为什么妈只把手摸到它去熟了的地方。已经快天明了,满城喑嘎的鸡啼。

  振保不答话,那为什么妈只把手摸到它去熟了的地方。已经快天明了,满城喑嘎的鸡啼。

刘妈坐到她床上来,妈有些急躁嘁嘁喳喳告诉她五太太临终的情景。流苏变色。柳原用手抚摸着下巴,那为什么妈微笑道:“你别枉担了这个虚名!”

  

流苏嗔道:妈有些急躁“你自己承认你爱装假,妈有些急躁可别拉扯上我。你几时捉出我说谎来着?”柳原嗤的笑道:“不错,你是再天真也没有的一个人。”流苏道:“得了,别哄我了!”流苏沉思了半晌,那为什么妈不由得恼了起来道:那为什么妈“你干脆说不结婚,不就完了!还得绕着大弯子!什么做不了主?连我这样守旧的人家,也还说‘初嫁从亲,再嫁从身’哩!你这样无拘无束的人,你自己不能做主,谁替你做主?”柳原冷冷地道:流苏吃惊地朝他望望,妈有些急躁蓦地里悟到他这人多么恶毒。他有意的当着人做出亲狎的神气,妈有些急躁使她没法可证明他们没有发生关系。她势成骑虎,回不得家乡,见不得爷娘,除了做他的情妇之外没有第二条路。然而她如果迁就了他,不但前功尽弃,以后更是万劫不复了。她偏不!就算她枉担了虚名,他不过口头上占了她一个便宜。归根究底,他还是没得到她。既然他没有得到她,或许他有一天还会回到她这里来,带了较优的议和条件。

  

流苏凑在上面看,那为什么妈柳原就探过身来指点着。隔着那绿阴阴的玻璃杯,那为什么妈流苏忽然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瞅着她。她放下了杯子,笑了。柳原道:“我陪你到马来亚去。”流苏道:流苏到了这个地步,妈有些急躁反而懊悔她有柳原在身旁,妈有些急躁一个人仿佛有了两个身体,也就蒙了双重危险。一颗子弹打不中她,还许打中他。他若是死了,若是残废了,她的处境更是不堪设想。她若是受了伤,为了怕拖累他,也只有横了心求死。就是死了,也没有孤身一个人死得干净爽利。她料着柳原也是这般想。别的她不知道,在这一刹那,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

  

流苏道:那为什么妈“那倒不必了。你不是要到新加坡去么?”柳原道:那为什么妈“反正已经耽搁了,再耽搁些时也不妨事,上海也有事等着料理呢。”流苏知道他还是一贯政策,唯恐众人不议论他们俩。众人越是说得凿凿有据,流苏越是百喙莫辩,自然在上海不能安身。流苏盘算着,即使他不送她回去,一切也瞒不了她家里的人。她是豁出去了,也就让他送她一程。徐太太见他们俩正打得火一般的热,忽然要拆开了,诧异非凡,问流苏,问柳原,两人虽然异口同声的为彼此洗刷,徐太太哪里肯信。

流苏道:妈有些急躁“是红的么?”柳原道:妈有些急躁“红!”黑夜里,她看不出那红色,然而她直觉地知道它是红得不能再红了,红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蓬的小花,窝在参天大树上,壁栗剥落燃烧着,一路烧过去,把那紫蓝的天也熏红了。她仰着脸望上去。柳原道:“广东人叫它‘影树’。你看这叶子。”叶子像凤尾草,一阵风过,那轻纤的黑色剪影零零落落颤动着,耳边恍惚听见一串小小的音符,不成腔,像檐前铁马的叮当。陶妈便又向小艾吆喝了一声:那为什么妈“太太回来了,还不起来!”匆匆地回身向上房走去。

陶妈当天就对五太太说了。五太太听了这话,妈有些急躁半天没言语。其实五太太生平最赞成自由恋爱,妈有些急躁不但赞成,而且鼓励,也是因为自己被旧式婚姻害苦了,所以对于下一代的青年总是希望他们“有情人都成眷属”。她的侄儿侄女和内侄们遇到有恋爱纠纷的时候,五太太虽然胆小,在不开罪他们父母的范围内,总是处于赞助的地位的,但是在她的心目中,总仿佛谈恋爱是少爷小姐们的事情,像那些仆役、大姐,那还是安分一点凭媒说合,要是也谈起恋爱来,那就近于轧姘头。尤其因为是小艾,五太太心里恨她,所以只要是与她有关的事情,都觉得有些憎恶。当下五太太默然半晌,方向陶妈说道:陶妈和刘妈都进房来伺候着,那为什么妈刘妈拎了水来预备五太太洗脸,那为什么妈虽然都是悄悄地踮着脚走路,依旧把景藩惊醒了,睁开眼来看了看。五太太笑道:“你醒了?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早?”

陶妈去把小艾叫了来,妈有些急躁五太太头也没梳好,妈有些急躁紫涨着脸,一只手挽着头发,便站起身来,迎面没头没脸地打上去,道:“不要脸的东西,把你带到南京来,你给我丢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你不说出来我打死你!”她只恨两只胳膊气得酸软了,打得不够重,从床前拾起一只红皮底的绣花鞋,把那鞋底劈劈啪啪在小艾脸上抽着。陶妈送了茶进来,那为什么妈五太太笑道:“姨,我们正是三缺一。”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香肠油菜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