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

我说声:"谢谢!" 我说声谢谢别的狗也好像累了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鸸鹋 ??来源:鲀鱼??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渐渐的,我说声谢谢听不到了大黑獒那日的叫声,我说声谢谢别的狗也好像累了,叫声稀落下来。一个压低了嗓门的声音如同诡谲的咒语神秘地出现在轻悠悠的夜风里:“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酥油灯欲灭还明的光亮里,父亲看到自己的黑影抖了一下,冈日森格的黑影抖了一下。接着就是呜呜呜的哭泣,依然靠在门边墙上的冈日森格用呜呜呜的哭泣让“玛哈噶喇奔森保”声音再次出现了。父亲突然想起来,就在他刚来西结古的那天,七个上阿妈的孩子落荒而逃时,发出的就是这种声音:“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

  渐渐的,我说声谢谢听不到了大黑獒那日的叫声,我说声谢谢别的狗也好像累了,叫声稀落下来。一个压低了嗓门的声音如同诡谲的咒语神秘地出现在轻悠悠的夜风里:“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酥油灯欲灭还明的光亮里,父亲看到自己的黑影抖了一下,冈日森格的黑影抖了一下。接着就是呜呜呜的哭泣,依然靠在门边墙上的冈日森格用呜呜呜的哭泣让“玛哈噶喇奔森保”声音再次出现了。父亲突然想起来,就在他刚来西结古的那天,七个上阿妈的孩子落荒而逃时,发出的就是这种声音:“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

藏扎西摇了摇头,我说声谢谢望着降阎魔洞下面通向草原的小路上走走停停的冈日森格,我说声谢谢神情黯然地说:“你走吧,跟着雪山狮子一直走,你就能找到七个上阿妈的孩子了。”父亲说:“他们真的走了?”藏扎西一言不发。藏扎西站起来,我说声谢谢拿着铁棒,大步走去。

  我说声:

藏扎西追了过去,我说声谢谢也想顺着雪坡滑向沟底,我说声谢谢突然看到沟底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的标志是:粗辫子、毒丝带、琥珀球、氆氇袍、阎罗带、骷髅头,身上还有罗刹女神蛙头血眼的半身像、映现三世所有事件镜和墓葬主手捧饮血头盖骨碗的全身像。他打了个愣怔,“哎哟”一声,转身就走。操刀手一看这阵势,我说声谢谢吓坏了,我说声谢谢望着强盗嘉玛措朝后退去。强盗嘉玛措朝操刀手不屑地挥了挥手,摆开架势准备亲自扑上去夺刀。齐美管家一把拽住了他:“你可不要逼这个汉人,逼出了人命或者藏獒的命谁担待得起?”草原还在升高,我说声谢谢黄昏了,我说声谢谢山脉的坡脚和草原连在一起,看上去不是山脉。翠绿的坡脚之上就是雪线,被晚霞染成金黄的雪山从绿浪里拔出来后,又奔涌到天上去了。雪浪高悬的草地上,坐落着几顶牛毛帐房,牧归的羊群和牛群把自己的黑色和白色流水一样泼在了帐房四周。冈日森格和大黑獒那日回头看了看父亲,没等父亲说什么,便走向了最近的一顶帐房。

  我说声:

草原和山脉飞驰而去,我说声谢谢天际线上缓缓出现了狼道峡。草原后,我说声谢谢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食,我说声谢谢每样都尝了一点,不停地说着:“好吃,好吃。”他把冈日森格和大黑獒那日带在身边,也让它们每样尝了一点。它们是吃过这样的饭食的,但也凑趣地摇着尾巴:“好吃,好吃。”父亲还给它们喝了青稞酒,心说要是你们喝醉了,就不会给我惹事儿了,打打杀杀是不好的,知道吗?狗啊。

  我说声:

草原连接着昂拉雪山的灌木林,我说声谢谢光脊梁的巴俄秋珠跳了出来,望着叼在狼嘴上的小白狗,吃惊地叫了一声:“雪狼。”

草原上包括雪狼在内的野兽都知道,我说声谢谢藏獒的嗅觉是最最可怕的杀敌能力。你要是伤害了藏獒的主人和亲人,我说声谢谢或者咬死了它们看护的牛羊,你首先得想好摆脱跟踪报复的办法,否则你就完了。它们会循着你的足迹,袭击你的家园,摧毁你的巢穴。更加严重的是,有时候藏獒的报复并不是接踵而至,而是相隔很长时间,半年,或者一年,在你把什么都忘了,毫无戒备的时候,它会突然出现在你家的门口。你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藏獒,而它是知道你的,它的鼻子和记忆告诉它,你就是那个伤害了它的主人和亲人或者咬死了它看护的牛羊的恶棍。所以在以往的经验里,雪狼得罪了藏獒以后,第一个行动就是逃离家园,走向遥远的地方另筑巢穴。父亲再次绝望了。他看到五十步远的地方有三个裹着红氆氇的喇嘛正朝着马圈走来,我说声谢谢就冲他们惨兮兮地喊道:“快来救人哪。”

父亲再也没有接触过藏獒,我说声谢谢他很快就老了。他总说他要回到他的西结古草原,我说声谢谢回到他的学校去,但是他老了,再也回不去了。他努力活着,在没有藏獒陪伴的日子里,他曾经那么自豪地给我说起过他的过去。他觉得在西结古草原,自己生命的每一个瞬间,就跟藏獒生命的每一个瞬间一样,都是可贵而令人迷恋的。父亲在碉房前的草洼里找到还在吃草的枣红马,我说声谢谢套上辔头,我说声谢谢拉它来到草坡上,和眼镜一起把冈日森格抱上了马背。眼镜小声说:“你怎么敢欺骗白主任?”父亲说:“为什么不敢?”

父亲在多猕总部等了一天,我说声谢谢突然想到,与其在这里枯等,不如自己去找,麦政委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父亲在两个盖着皮袍熟睡的孩子面前站了一会儿。两只伟硕的看家藏獒十分不满地瞪着他,我说声谢谢滚雷似的低声警告着让他离开。父亲会意地摆摆手,我说声谢谢一转身就见冈日森格迅速而无声地跑了过来,赶紧蹲下身子抱住了它的头:“你不要管闲事,睡你的觉去吧。”冈日森格用更低更沉的雷声回应着两只看家藏獒,守着父亲不走。父亲拽着冈日森格的鬣毛硬是把它拉到了大黑獒那日身边,怕它再过去生事,便让它卧下,自己也坐在草地上,用胳膊圈住了它的头。这样坐了一会儿,父亲突然就打起盹来,身子一歪,枕在冈日森格身上睡着了。这一次是人睡而不是狗睡,一直睡到天亮才醒来,好像只有跟冈日森格跟大黑獒那日睡在一起,父亲的身心才是踏实的。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香肠油菜网?? sitemap